凰北夜

实力吹叶√金吹√洛吹√松鼠吹√
叶修是信仰
金是我的光
周棋洛小太阳
松鼠航什么的不要太萌
谁喷我怼谁,不用说了,我激进√
脾气烂得一批
若有道友志同道合
QQ:3352048802/一起来玩啊
苦瓜茶是我媳妇,不接受反驳

[all叶/叶中心]精灵法则

*我又大修了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尾
*自娱自乐
*因为世界观的差异,会有ooc请注意
*以下是前序,算是一个开头介绍
——
  序
  “陶轩……你坚持如此吗?”
  却邪直挺挺的顶着它矛尖前的人,就在两小时前这剑拔弩张的两人还在谈笑风生。
  “叶秋!你要知道,神之领域纪的献祭是不可能停办的,这停办的代价是所有生活在这个纪元的人民!”
  陶轩对眼前的人无可奈何,只凭失去控制的情绪嘶吼道。
  
  神之领域纪2195年,这是一个非常混乱的一年。
  驻守在嘉世地域的“斗神”叶秋叛出嘉世,携带“一叶之秋”进入埋骨之地。
  献祭由嘉世新任首领孙翔首冲起先,在“斗神”叛出嘉世的三周后举行。期间“一叶之秋”自主回归,成为了嘉世首领孙翔的元灵。此后,霸图、蓝雨等各大领域也相继举行献祭。
  在献祭期间,一名嘉世住民失常,唤出元灵攻击嘉世献祭人员,于当场被击毙,消散。
  事情并没有结束。
  于此事之后,各大领域平时安安分分的恐怖分子开始暴动,袭击巡逻人员、伤害领域住民甚至明目张胆建立起了组织。这个组织先是恐吓住民引发骚动,再趁乱攻击各地域执行人员。
  献祭多次被打断,就像是被打开了的潘多拉魔盒。各个领域开始出现各种事故——魔兽攻城,气温骤降,天气恶劣……各种自然灾害出奇不穷,还有恐怖分子的袭击都让各大领域执行人员忙的团团转。
  短短几月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而此前失去消息的叶秋却没有一点风声,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没有人知道叶秋究竟在哪里,最近的消息也就是叛逃嘉世,携带“一叶之秋”进入埋骨之地。就算是如此,各大领域的人也派了人手前往埋骨之地寻找昔日的斗神。
  叶秋,没准是挽回一切的,是那根“压死骆驼的稻草”。
  
  众所周知,元灵的元力值在平民里普遍是0-300,而在执行人员中则普遍在700-1000。平民不提,在执行人员中著名的人物如王杰希、韩文清、方士谦等元力值高达1400+,蓝雨首领喻文州是个特例姑且不算,而我们的“斗神”叶秋的原力值比霸图韩文清的1547还高上几百。
  ——至今无人超越的原力值在献祭元力的仪式中,往往能比得上成倍的执行人员所献祭的元力。
  为何献祭?
  这其实是许多住民所不知道的事情,他们只知道献祭是为了整个世界。
  而领域的执行人员却深深的知道献祭的目的——让这个世界不排斥人类,不能让世界知道元力的存在。
  因为元力是另一个世界的产物,是当初叶秋与他的挚友苏沐秋拼着命与另一个世界的生物元灵所达成的契约。
  没有元力的人类,在以前实在太过脆弱。整个世界遍布着危险,人类在那时只能小心翼翼的躲藏,更别提什么发展实力了。
  叶秋在那时就像是救世主一般,是他和苏沐秋带来了希望。让元灵成为自己的搭档,抵御魔兽,去抵御以前无法承受的灾害。
  
  无功而返——各个领域的人都没有找到叶秋。在这样腹背受敌的情况下,一些小领域甚至已经绝望,但可笑的却是恐怖分子停止了他们的行动。
  恐怖分子说不干就不干 ,一切就像一场过家家一样风轻云淡。这胡闹的行为像是一个稚气未退的孩子,引发的灾难却不肯轻易离去。
  一场大雪,最终掩盖了一切。
  ……
  “嘀……嗒……”
  水声在布满苔藓的石缝中溅起,却掩盖不住刺耳的脚步声。
  周边的火烛逐一亮起,叶修走在狭窄的楼梯上。君莫笑和一叶之秋趴在叶修的肩头,彼此颇为尴尬地感受着通道中潮湿的空气。
  [我说主人当初就不应该拼死拼活来到我们世界只求我们和他缔结契约,去帮着这些忘恩负义的玩意!]
  君莫笑对一叶之秋传达意识。
  虽然很少出来,君莫笑却是对叶修周边的事物一清二楚。
  献祭这种仪式虽然只是献祭元力,但也会无形之中使人加快消亡速度。现在人类的实力完全能够自己去开创属于自己的技巧,而不是依赖元灵,拖延世界的发展。
  陶轩口中的纪元的所有人其实只是夸大其词,没有献祭、神之领域纪的结束只是世界在进化罢了,陶轩的逃避,让住民们也无知的认为如此。
  
  [你再气愤又能如何?]一叶之秋显然比较淡然。
  [……]君莫笑看这一叶之秋那张脸忽然不想传达什么了。
  叶修走进一个类似祭坛样式的房间里,但圆坛之上却是以北斗七星排列顺序,置放着七座晶莹的“棺材”。
  走到第一座棺材旁,也是唯一棺材里有人的一座,叶修蹲下来长长注视棺材里的人良久。
  “沐秋,当初的那个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我不能改变他们的意志,我只能去背负一切啊。”
      而棺中的苏沐秋只是淡淡的笑着,眼睑给他紧闭的双眼投下一片阴影。让人感到心酸,又是心寒。
      他,并不能成为叶修最仿徨时的倾诉对象。
  眼眶里有什么似乎要喷薄欲出,一点点模糊了叶修自己的视野。
  “主人……你不要妄自薄菲,你要知道你可是最棒的啊!才,才不去相信这群坏人的鬼话!”君莫笑头一次见叶修流眼泪,他一直以为自己的主人遇到什么事也不会哭出来。
  毕竟,他是那么强大的一个人呢。如果,是在和平的时代,那么他的主人一定是那个最耀眼、最洒脱的人吧。
  比起手忙脚乱的安慰,一叶之秋显然更加成熟。
  “是因为那件事吧?都过去这么久了,主人,你不要什么事都一个人背着好吗!”一叶之秋和君莫笑比起来,很显然一叶之秋经历的事要多得多。
  200年前的事情像是昨天才经历过般的刻骨铭心,被风吹起的书页飞快地跃动着。
  
  “沐秋,沐秋!苏——沐——秋——快点出来啊,要不然我让一叶用却邪戳你鼻尖尖你信不信?”叶修手作喇叭状四处喊道。
  “奇了个怪了,人都去哪嗨了。”
  叶修颇为郁闷的蹲在路边,手捧着脸思考着人都去哪了。
  突然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小人,叶修连忙站起来追上去。
  “问你个事啊。”叶修拍了拍这个人。
  “什么事?”显然这个人是刚来嘉世的人员。
  “知不知道人都去哪了啊?”叶修很自然的就把自己的问题抛了出来。
  新来的人颇为诧异的看了看叶修,然后趾高气昂说道;“看这模样就知道是外部人员,也难怪你不知道。今天可是苏沐秋第一次献祭,大伙都赶着去看热闹呢。”
  说完,就跑了。
  叶修却是呆在原地僵住了身子。
      撇去这人对他高傲的态度,叶修现在脑子里只嗡嗡地响着两个字:
  献祭……?
  叶修像是疯了一般跑到献祭仪式的场地,难怪一个个都带着躲避的眼神,难怪一个个都跑过来叫我不要去看仪式,难怪平日里不会轻易让沐橙去做C级任务的人前几天却反常地指派去做C级任务——原来,是这样吗。
  忽略刘皓等人惊讶的表情,叶修一瞬间就召唤出一叶之秋不留情的将有意阻拦他的人挑开冲到台上。
  但是,仪式已经进行至最后。已经,不能逆转。
  像是一根针沉入海底,聊无声息。
  “阿秋,对不起,不能陪你到最后了。”苏沐秋微笑着面对叶修,身子倾斜。
      实在是,抱歉呢……
  仪式结束了,叶修在众目睽睽之下提起却邪。
  “别人不知道,你陶轩怎么不可能不知道沐秋的状况?沐秋定的是终身契,一旦献祭了的后果我不用多说吧。”叶修说道。
      这是叶修头一回对陶轩摆脸色,嘲讽的语气喷薄欲出。
  “这是为了人民。”陶轩躲避叶修的眼神,说道。他如今面对这个昔日与他徜徉欢笑的人,他不敢,也怕。他像一个戴罪的恶人,不敢直视听索叶修对他的质问。
     
       多么可笑啊。

  “好一个为了人民,陶轩,我们拭目以待吧。”叶修怒极反笑,他鲜少动怒,但陶轩犯下的所做所为在叶修眼中刺眼的要死,也让他无法再以亲友的方式去对待陶轩。
      现在的陶轩不再是陶轩,而是一个为了口中的人民去牺牲其他人的“陶首领”。也就是在这里,叶修与陶轩之间有了膈应。
  
  “……或许,一叶你说得对。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叶修双手抱膝,闷声说道。
  一叶之秋只能愁生叹了口气。
  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了滴水声,君莫笑却跳了出来。他说:
  “主人,苏沐秋没准还有醒来的机会呢……!不要这么伤心好不好,我很心疼。”
  君莫笑踮起脚,轻轻吻了一下叶修的脸颊。君莫笑呆在叶修身边有几百年却鲜少有入俗世的时候,他并不深知这些事内在的牵连,他只知道他的主人伤心了。
  元力值枯竭不再运转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机会醒来。
  叶修愣了一下,笑了。用食指拂过君莫笑的小脸,擦了擦脸上的湿润。
  “还好,你们还在。我,不算孤独。”
  像是忽然有了可以依靠的人。
  站起身,叶修自己躺进了另一具“棺材”。
  “或许有些可笑,但我希望,你们能在我沉睡的这段时间保护沐橙、保护大家,好吗?”叶修微笑着说道。
  这种微笑是纯粹的,不掺杂什么负面的情绪。
      叶修他知道,即使自己回去也已经于事无补了所以,他托付给了一叶之秋与君莫笑。
  不等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答应,叶修就闭上了眼睛,棺盖自主的合了起来。
      这是你们需要经历的考验。
  “主人!”君莫笑刚刚才为叶修振作起来而高兴,但下一秒就情绪激动地喊了起来,“一叶,这样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情绪低落地往一叶之秋那里看,君莫笑很显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事情的发展让人有些措不及防,却无可奈何。
  一叶之秋看了看君莫笑,讲道:“为了保守起见,君莫笑你留下这里看着。我去保护苏沐橙。”
  “嗯。”
  
  一叶之秋这时候不知道是,这一走,自己的主人也换了一位。若是能想的到未来,一叶之秋这时候大概是毫不犹豫留下的。
  
  可是,没有如果。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