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北夜

实力吹叶√金吹√洛吹√松鼠吹√
叶修是信仰
金是我的光
周棋洛小太阳
松鼠航什么的不要太萌
谁喷我怼谁,不用说了,我激进√
脾气烂得一批
若有道友志同道合
QQ:3352048802/一起来玩啊

失踪人口回归,再过几个星期就可以回来更文啦(*´﹃`*)
自己刻的章,新手上路_(:з」∠)_

给never作的插图,因为是商用稿所以加了水印,所以不能私用,敬请谅解。


黑道大佬pa


各位评论告诉我

——


帅吗!

[黄叶]如果叶修的信息素是秋葵味

*高能预警
*隐all叶
*这个沙雕段子有点智障请谨慎食用

ABO设定

梗由 @残花伴醉人 亲情提供

————以下正文————
1.

叶修是个Omega

这件事在联盟里很少有人知道,因为叶修当初注册的身份证是叶秋的,而叶秋是个Alpha。
叶修本身其实还没有分化,有许多人不清楚所以也只是认为叶修深藏不露而已。
即使在第十赛季回归叶修的身份证上终于换回了自己的,性别一栏清清楚楚的未分化,但是有许多人还停留在以前没有更新的脑中数据。
……
所以就更别提叶修在世邀赛中途分化成Omega有几个人知晓了。

2.

苏沐橙是第一个知道的。

早上去敲叶修房间门,闻到一股淡淡的秋葵味但很显然是Omega的信息素,苏沐橙甚至以为自己敲错门了。
也真难为苏沐橙这个虽然是女孩子但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Alpha了,不确定的看了好几遍房号然后拿手帕捂鼻子进去了。

3.

黄少天其实喜欢叶修。

在这个全联盟都知道的情况下,黄少天依旧以PK的理由日常趁虚而入。
当然叶修这个直男boy很显然什么都不知情。
每天依旧以半嫌弃半开玩笑的方式拒绝黄少天的PK邀请。
全联盟表示喜闻乐见。

4.

今天的黄少天心态崩了,叶修的信息素居然是秋葵味的!
虽然秋葵味道很淡但是他的鼻子不是当摆设的好吗!?
黄少天表示想打人。

5.

黄少天回到战队时被他们敬爱的蓝雨队长抓了个现行,原本藏的严严实实的事被忽悠着全抖了出来。
蓝雨的队长——喻文州,今天依旧以“人畜无害”的笑容面对联盟呢。

6.

不愧为联盟塑料兄弟情最佳代表。

7.

嘁。
这能拆分我对老叶深深的爱吗?!
不能!

8.

某黄氏如此说道。

9.

在做好决定后,蓝雨表示在他们的蓝雨食堂见到了不可思议的奇观。
还是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一直发生的事情。
某不透露姓名的未成年形容了一下情形,大概就是。

10.

捂鼻子吃秋葵、小口吃秋葵、吞秋葵……什么样的奇葩吃法每天都在蓝雨食堂里呈现。
而且表演者是蓝雨庙的头号反秋葵党——某黄
如果不是迫于淫威,现在联盟早就传遍了名为“黄少天吃秋葵101式”的表情包了。

11.

多恐怖,简直是天上下红雨了。

12.

某未成年如是小声逼逼道。

13.

当然,某未成年最后被他们的副队逮到了。
然后?
然后某未成年就被美名“年轻就得多训练”的说辞被他们的副队(假)请(公)过(济)去(私)翻了几倍的训练。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呢。

14.

猜猜结局是什么?

结局是半年之后联盟出现了一对秀遍全联盟的情侣。
不用想都知道是叶修和某个话唠了。

全联盟:呵。

15.

啊,真是令人措不及防的一盆狗粮。各位爽吗?

大型搞事情连文宣传通告!

那一天就是我失踪人口回归的日子啦哈哈哈哈

笔墨一米六:

敲黑板!


注意重点了啊!我们的重点是: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


连文的主题是叶受!!!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是*叶修!!!


另外这次的连文是由大家一起来写一篇文,每个人接着前面的人写的继续往后写这样的


所以!这篇文最后会变成什么走向,我们也不知道╮(╯_╰)╭


有可能一会儿甜,一会儿虐,一会儿抽风,一会儿又沙雕,各种你想不到的内容走向应有尽有!


我跟你们说,这些太太们都是大猪蹄子!!!


由其是里面的某某某!我必须提醒她善良!


大家到时候可以猜一猜,哪一段是哪个太太写的呀~


下面是参加连文的大可爱小可爱们!


@喵喵颜
@一腔野 
@君九别
@鸾舞MAI
@折花入酒
@572-该隐爱吃巧克力
@风扬枫落叶不落
@北迢 
@烟汐喵喵喵
@十方埋伏
@山有木兮
@残花伴醉人
@九曲银河
@无端五十弦
@凰北夜
@无夜
@笔墨一米六
@素言
@故人
@最瘦的大萝北
@来口冰珍奶
@竹敲风


还有一个小可爱还没有告诉我乐福特id,所以暂时还艾特不到她,后面我会补上的!


以上!期待最后的成品!!!


[神话叶24h]
丧心病狂披滤镜上瘾

【all叶】天鹅湖

*魔幻ooc
*渣
*烂尾
——18h

  从前有个遥远的国度,叫荣耀王国。国王有十一个王子和一位名为叶修的公主,谁也不知道其实国王有十二个王子——没错,公主其实是男孩子。
  国王夫妻和十二个孩子过得很快乐。但非常不幸的是王后在后来的某一天因病去世了,国王耐不住寂寞又找了一个新妻子,新王后。
  这个新王后和许多恶毒的后母一样,她会魔法而且而且是恶毒的黑魔咒。她担心自己的孩子出生后,王国的资产留与他的不足以成为这个王国的新国王。
  她在国王面前甜言蜜语,让国王安心将十二个孩子交于她抚养。又以“锻炼”之名将叶修送往乡下,把公主的十一位哥哥用魔法变成了十一只野天鹅放生在森林。
  待事成后,这个恶毒的女人又在国王面前哭得梨花带雨,说对不起什么的。让什么都不知情的国王好一阵心疼说没事,会回来。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间叶修已经十五岁了,长成了一位养眼的野小子。
  收养了叶修的苏氏兄妹知道了叶修的身份,便催着叶修赶快去认亲,叶修耐不住,便上王宫表明来意。国王显然不会相信一个男孩子会是他的宝贝女儿。
  国王大吃一惊,呵斥道:“你才不是我的女儿!快滚,我的女儿怎么可能是一个野小子!”
  “可怜”的叶修无所谓地离开了王宫,他知道了自己还有十一个哥哥。
  刚回到镇子里,叶修就被等在镇口的苏沐橙抱了个满怀,一旁的苏沐秋手搭在叶修肩上问起了认亲的事情。
  “怎么样,成功了没?”
  “没呢,反正我是挺无所谓的,回去了还要给我那继母吃气。”
  “那有没有什么收获?”
  “哦,我听说我还有十一个哥哥,被继母变成野天鹅了。”
  ……
  走进森林,脚步声惊醒了许多的飞鸟。
  叶修被苏沐秋又催出去找哥哥,毕竟除了国王,叶修就只有哥哥了。
  森林到处都是枯木头,马车根本不能通行,叶修便带上一些干粮出发了。大概是渴了,叶修用空的水袋装了一壶湖水喝完又继续往森林里走。
  在路上叶修看到一栋小木屋,木屋里住着一位老婆婆,叶修非常礼貌地敲敲门,问道:“您有见到过十一只野天鹅吗?”
  “有,”老婆婆点点头,随后又讲道,“我昨天见过十一只戴着金桂冠的野天鹅,我望着它们,它们顺着这条小溪往大海去了。”
  叶修听着戴金桂冠的野天鹅,就已经有把握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十一个便宜哥哥了。
  顺着小溪,叶修逐渐往大海走去。在太阳即将落入水平线时,混着夕阳红的沙滩迎来了叶修身影。
  叶修一眼就看到了海面上游动的十一只野天鹅,野天鹅头顶上的金桂冠闪闪发亮。
  还没等叶修回过神,这十一只野天鹅竟然慢慢变成了人。
  叶修倒是不闲尴尬,说道:“你们就是我那十一个便宜哥哥了吧?”
  夕阳照在叶修的脸上,十五岁的脸看起来嫩嫩的,却也能瞧见长大以后的几分嘲讽。
  先反应过来的是黄少天,直接把叶修抱起来上身其手。捏捏还有婴儿肥的脸,黄少天很兴奋地说道:“是啊,话说叶修你咋变男孩子了。”
  “我一直都是男孩子……没变过!”叶修阴恻恻地说道,一巴掌拍开了黄少天动手动脚的手。
  其他十个人倒没有黄少天这么闹腾。
  一一打过招呼后,众人生了一团炊火,盘腿坐下开始聊天。
  东扯西扯之后,叶修开始戳重点:“为什么我来的时候你们从野天鹅变成了人?”
  海边的夜晚常有海浪击滩,却也掩不住叶修众人此时的诡异寂静。
  开口的是王杰希,王杰希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苦笑道:“那继母的黑魔咒不算强,我们在日落之后便能恢复自己的模样,却又在日出之时变为天鹅……”
  “我们白日虽然是天鹅,却依然会保留神志,让人苦不堪言。少天试过回王宫,但却是被当成普通畜牲险些被下锅。”喻文州也开始说起了这件事情,“大概是,没有希望了。”
  叶修看着他们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拍拍自己旁边也是一副忧郁样的张佳乐,对他十一个哥哥在这片沙滩上立下了承诺“说什么呢,我过来找你们可不是白找的!我才不会带着十一只野天鹅回镇上说这是我哥哥,我会想办法的。”
  在说完这段话,叶修看着自己一众傻愣愣的哥哥,绽开了笑颜。
  不知是谁,呆愣过后抱了一下叶修。
  一旁的周泽楷也站起来给叶修了一个紧实的拥抱,小声问道:“明早去海对岸,走吗?”
  被周泽楷抱着的叶修一时说不出话来,因为现在他感觉自己快被周泽楷的怀抱窒息死了。
  锤着周泽楷的后背让他松手,叶修大吸一口气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咳咳咳,小周你刚才说啥。”
  叶修表示自己讲不出来哥哥。
  周泽楷将自己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那我要怎么过去?我可没翅膀。”叶修调笑道。
  一旁在偷听的方锐此时兴奋了:“没问题,我们去编只网你坐网里我们把你衔过去。”
  “嗯。”周泽楷附和道。
  但是叶修显然想到了更好的办法,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一眼方锐,讲道:“刚刚逗一下小周,你来凑热闹。编织网?你还不如去那边买现成。”
  ……
  好吧我是高估他了。
  
  叶修大清早醒过来看到的便是自己躺在一只网里,而十一只野天鹅衔着网的边缘飞,底下是可恐的海洋。
  他说买现成指了指那家店,那间店明显有船……叶修腹诽道。
  
  在到达海的另一端,叶修他看见了似曾相识的小木屋。让其他人……鹅呆在屋外,叶修敲了敲门。
  果然是似曾相识啊。
  开门的老婆婆与叶修之前问的那位有九成像,却又不是一个人。
  老婆婆似乎看出了叶修的疑惑,说道:“你就是见过我的妹妹的人吧,来这里,是为了你十一个哥哥是吗?”
  叶修点头回答是。
  老婆婆笑了笑,告诉了叶修想知道的方法。
  要用生长在墓地里的荨麻编制成马甲披在十一只野天鹅身上,这样魔咒就会解除,但是在这之前解咒者不能说话,否则就不会成功。
  知道了解决方法,叶修便用手势挥别老婆婆。
  来到海岸的镇子上买了纸和笔。叶修在纸上写了原因让野天鹅去墓地拿了适量的荨麻。
  就这样叶修在这座异国开始编织起了马甲,打算等黄少天等人变回来后就回自己镇找苏沐秋兄妹。
  一开始的叶修编马甲还有些生疏,到后面熟练了起来。自知理亏的十一位便宜哥哥每天也帮叶修做一些打杂的事。
  做的最细心居然是韩文清。
  这是叶修几天下来,得出来的一个惊人的消息。
  编马甲还算快,几个星期下来叶修就已经编完了九件马甲。
  说实话叶修感觉自己不说话这几天内心戏不仅多,还变得有些人妻……啧,早点编完收工回家。
  很显然童话这么一个世界不会让他如意,他居然被一个王子看上了!
  这个王子是个gay。
  很显然。
  叶修现在正坐在马车上,当然这阻挡不了他依旧在编马甲。
  这位看上叶修的王子叫楼冠宁,人傻钱多典型。并且国王只有他一个王子——这个国王已经知道自己已经要绝后了。
  在知道要举行婚礼时,叶修表示很淡定。毕竟反抗没有用,倒不如早点织完回家洗洗睡。
  毕竟是异国不是吗?
  叶修的十一位哥哥却不是这么认为的,他们早上去捣乱晚上去捣乱,其中以孙翔这么一个超级孩子气的哥哥为首。
  渐渐王宫里渐渐出了一个谣言——王子要娶的异乡人是个恶魔!不然为什么不说话还不出宫呢?
  这话也传到了叶修的耳里,叶修对这事也只能表示一下呵呵。
  原本四天可以办好的婚礼硬是过了一个星期也没有好,楼冠宁也忙透了,这个时候教堂的大祭司对楼冠宁说他带回来的是一个魔鬼,不能留。
  楼冠宁并没有相信,还将大祭司请了出去,继续忙。
  直到叶修织到第十一件马甲时——马甲要用的荨麻不够了。
  叶修头痛的看了看还剩一点就好的马甲,想让黄少天或者是方锐再取点时,他那十一个便宜哥哥却还没回来。
  叹了口气,叶修站了起来避开侍卫前往墓地拿荨麻。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采到荨麻的一瞬间。一把剑便直挺挺的向叶修刺去。
  原来是教堂的祭祀。
  一低头,再站起来时叶修已经被包围了。
  他们说叶修是吸血鬼的同僚,要将叶修吊挂在十字架上,行邢日就在后天。
  接下来迎接叶修的不是富丽堂皇的宫殿,而是漆黑无比的牢房。他原本放在屋里的十件马甲和没织好的一件马甲也被丢进了他现在的牢房。
  依旧阻碍不了叶修织马甲。
  进了牢房的隔一天,叶修就把马甲织好了。闻讯赶来的黄少天等人披上马甲也成功破除了魔咒,现在叶修可以说话了。
  “走吧,趁侍卫还没来之前。”
  就这样他们走了,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就这样。故事到这里就没了。
  

[all叶/叶中心]精灵法则

*我又大修了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尾
*自娱自乐
*因为世界观的差异,会有ooc请注意
*以下是前序,算是一个开头介绍
——
  序
  “陶轩……你坚持如此吗?”
  却邪直挺挺的顶着它矛尖前的人,就在两小时前这剑拔弩张的两人还在谈笑风生。
  “叶秋!你要知道,神之领域纪的献祭是不可能停办的,这停办的代价是所有生活在这个纪元的人民!”
  陶轩对眼前的人无可奈何,只凭失去控制的情绪嘶吼道。
  
  神之领域纪2195年,这是一个非常混乱的一年。
  驻守在嘉世地域的“斗神”叶秋叛出嘉世,携带“一叶之秋”进入埋骨之地。
  献祭由嘉世新任首领孙翔首冲起先,在“斗神”叛出嘉世的三周后举行。期间“一叶之秋”自主回归,成为了嘉世首领孙翔的元灵。此后,霸图、蓝雨等各大领域也相继举行献祭。
  在献祭期间,一名嘉世住民失常,唤出元灵攻击嘉世献祭人员,于当场被击毙,消散。
  事情并没有结束。
  于此事之后,各大领域平时安安分分的恐怖分子开始暴动,袭击巡逻人员、伤害领域住民甚至明目张胆建立起了组织。这个组织先是恐吓住民引发骚动,再趁乱攻击各地域执行人员。
  献祭多次被打断,就像是被打开了的潘多拉魔盒。各个领域开始出现各种事故——魔兽攻城,气温骤降,天气恶劣……各种自然灾害出奇不穷,还有恐怖分子的袭击都让各大领域执行人员忙的团团转。
  短短几月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而此前失去消息的叶秋却没有一点风声,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没有人知道叶秋究竟在哪里,最近的消息也就是叛逃嘉世,携带“一叶之秋”进入埋骨之地。就算是如此,各大领域的人也派了人手前往埋骨之地寻找昔日的斗神。
  叶秋,没准是挽回一切的,是那根“压死骆驼的稻草”。
  
  众所周知,元灵的元力值在平民里普遍是0-300,而在执行人员中则普遍在700-1000。平民不提,在执行人员中著名的人物如王杰希、韩文清、方士谦等元力值高达1400+,蓝雨首领喻文州是个特例姑且不算,而我们的“斗神”叶秋的原力值比霸图韩文清的1547还高上几百。
  ——至今无人超越的原力值在献祭元力的仪式中,往往能比得上成倍的执行人员所献祭的元力。
  为何献祭?
  这其实是许多住民所不知道的事情,他们只知道献祭是为了整个世界。
  而领域的执行人员却深深的知道献祭的目的——让这个世界不排斥人类,不能让世界知道元力的存在。
  因为元力是另一个世界的产物,是当初叶秋与他的挚友苏沐秋拼着命与另一个世界的生物元灵所达成的契约。
  没有元力的人类,在以前实在太过脆弱。整个世界遍布着危险,人类在那时只能小心翼翼的躲藏,更别提什么发展实力了。
  叶秋在那时就像是救世主一般,是他和苏沐秋带来了希望。让元灵成为自己的搭档,抵御魔兽,去抵御以前无法承受的灾害。
  
  无功而返——各个领域的人都没有找到叶秋。在这样腹背受敌的情况下,一些小领域甚至已经绝望,但可笑的却是恐怖分子停止了他们的行动。
  恐怖分子说不干就不干 ,一切就像一场过家家一样风轻云淡。这胡闹的行为像是一个稚气未退的孩子,引发的灾难却不肯轻易离去。
  一场大雪,最终掩盖了一切。
  ……
  “嘀……嗒……”
  水声在布满苔藓的石缝中溅起,却掩盖不住刺耳的脚步声。
  周边的火烛逐一亮起,叶修走在狭窄的楼梯上。君莫笑和一叶之秋趴在叶修的肩头,彼此颇为尴尬地感受着通道中潮湿的空气。
  [我说主人当初就不应该拼死拼活来到我们世界只求我们和他缔结契约,去帮着这些忘恩负义的玩意!]
  君莫笑对一叶之秋传达意识。
  虽然很少出来,君莫笑却是对叶修周边的事物一清二楚。
  献祭这种仪式虽然只是献祭元力,但也会无形之中使人加快消亡速度。现在人类的实力完全能够自己去开创属于自己的技巧,而不是依赖元灵,拖延世界的发展。
  陶轩口中的纪元的所有人其实只是夸大其词,没有献祭、神之领域纪的结束只是世界在进化罢了,陶轩的逃避,让住民们也无知的认为如此。
  
  [你再气愤又能如何?]一叶之秋显然比较淡然。
  [……]君莫笑看这一叶之秋那张脸忽然不想传达什么了。
  叶修走进一个类似祭坛样式的房间里,但圆坛之上却是以北斗七星排列顺序,置放着七座晶莹的“棺材”。
  走到第一座棺材旁,也是唯一棺材里有人的一座,叶修蹲下来长长注视棺材里的人良久。
  “沐秋,当初的那个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我不能改变他们的意志,我只能去背负一切啊。”
      而棺中的苏沐秋只是淡淡的笑着,眼睑给他紧闭的双眼投下一片阴影。让人感到心酸,又是心寒。
      他,并不能成为叶修最仿徨时的倾诉对象。
  眼眶里有什么似乎要喷薄欲出,一点点模糊了叶修自己的视野。
  “主人……你不要妄自薄菲,你要知道你可是最棒的啊!才,才不去相信这群坏人的鬼话!”君莫笑头一次见叶修流眼泪,他一直以为自己的主人遇到什么事也不会哭出来。
  毕竟,他是那么强大的一个人呢。如果,是在和平的时代,那么他的主人一定是那个最耀眼、最洒脱的人吧。
  比起手忙脚乱的安慰,一叶之秋显然更加成熟。
  “是因为那件事吧?都过去这么久了,主人,你不要什么事都一个人背着好吗!”一叶之秋和君莫笑比起来,很显然一叶之秋经历的事要多得多。
  200年前的事情像是昨天才经历过般的刻骨铭心,被风吹起的书页飞快地跃动着。
  
  “沐秋,沐秋!苏——沐——秋——快点出来啊,要不然我让一叶用却邪戳你鼻尖尖你信不信?”叶修手作喇叭状四处喊道。
  “奇了个怪了,人都去哪嗨了。”
  叶修颇为郁闷的蹲在路边,手捧着脸思考着人都去哪了。
  突然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小人,叶修连忙站起来追上去。
  “问你个事啊。”叶修拍了拍这个人。
  “什么事?”显然这个人是刚来嘉世的人员。
  “知不知道人都去哪了啊?”叶修很自然的就把自己的问题抛了出来。
  新来的人颇为诧异的看了看叶修,然后趾高气昂说道;“看这模样就知道是外部人员,也难怪你不知道。今天可是苏沐秋第一次献祭,大伙都赶着去看热闹呢。”
  说完,就跑了。
  叶修却是呆在原地僵住了身子。
      撇去这人对他高傲的态度,叶修现在脑子里只嗡嗡地响着两个字:
  献祭……?
  叶修像是疯了一般跑到献祭仪式的场地,难怪一个个都带着躲避的眼神,难怪一个个都跑过来叫我不要去看仪式,难怪平日里不会轻易让沐橙去做C级任务的人前几天却反常地指派去做C级任务——原来,是这样吗。
  忽略刘皓等人惊讶的表情,叶修一瞬间就召唤出一叶之秋不留情的将有意阻拦他的人挑开冲到台上。
  但是,仪式已经进行至最后。已经,不能逆转。
  像是一根针沉入海底,聊无声息。
  “阿秋,对不起,不能陪你到最后了。”苏沐秋微笑着面对叶修,身子倾斜。
      实在是,抱歉呢……
  仪式结束了,叶修在众目睽睽之下提起却邪。
  “别人不知道,你陶轩怎么不可能不知道沐秋的状况?沐秋定的是终身契,一旦献祭了的后果我不用多说吧。”叶修说道。
      这是叶修头一回对陶轩摆脸色,嘲讽的语气喷薄欲出。
  “这是为了人民。”陶轩躲避叶修的眼神,说道。他如今面对这个昔日与他徜徉欢笑的人,他不敢,也怕。他像一个戴罪的恶人,不敢直视听索叶修对他的质问。
     
       多么可笑啊。

  “好一个为了人民,陶轩,我们拭目以待吧。”叶修怒极反笑,他鲜少动怒,但陶轩犯下的所做所为在叶修眼中刺眼的要死,也让他无法再以亲友的方式去对待陶轩。
      现在的陶轩不再是陶轩,而是一个为了口中的人民去牺牲其他人的“陶首领”。也就是在这里,叶修与陶轩之间有了膈应。
  
  “……或许,一叶你说得对。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叶修双手抱膝,闷声说道。
  一叶之秋只能愁生叹了口气。
  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了滴水声,君莫笑却跳了出来。他说:
  “主人,苏沐秋没准还有醒来的机会呢……!不要这么伤心好不好,我很心疼。”
  君莫笑踮起脚,轻轻吻了一下叶修的脸颊。君莫笑呆在叶修身边有几百年却鲜少有入俗世的时候,他并不深知这些事内在的牵连,他只知道他的主人伤心了。
  元力值枯竭不再运转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机会醒来。
  叶修愣了一下,笑了。用食指拂过君莫笑的小脸,擦了擦脸上的湿润。
  “还好,你们还在。我,不算孤独。”
  像是忽然有了可以依靠的人。
  站起身,叶修自己躺进了另一具“棺材”。
  “或许有些可笑,但我希望,你们能在我沉睡的这段时间保护沐橙、保护大家,好吗?”叶修微笑着说道。
  这种微笑是纯粹的,不掺杂什么负面的情绪。
      叶修他知道,即使自己回去也已经于事无补了所以,他托付给了一叶之秋与君莫笑。
  不等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答应,叶修就闭上了眼睛,棺盖自主的合了起来。
      这是你们需要经历的考验。
  “主人!”君莫笑刚刚才为叶修振作起来而高兴,但下一秒就情绪激动地喊了起来,“一叶,这样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情绪低落地往一叶之秋那里看,君莫笑很显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事情的发展让人有些措不及防,却无可奈何。
  一叶之秋看了看君莫笑,讲道:“为了保守起见,君莫笑你留下这里看着。我去保护苏沐橙。”
  “嗯。”
  
  一叶之秋这时候不知道是,这一走,自己的主人也换了一位。若是能想的到未来,一叶之秋这时候大概是毫不犹豫留下的。
  
  可是,没有如果。
  

【all叶】错屏的后果

*魔幻文笔
*前方ooc注意
——
(联盟职业选手群)
一叶之秋:看不出来叶修那家伙小时候还挺可爱
一枪穿云:?
王不留行:?什么意思?!我劝lss讲清楚
海无量:卧槽,孙翔你个二货
迎风布阵:快点
毁人不倦:撤回
叶下红:手动@君莫笑
一叶之秋撤回一条消息
君莫笑:?
君莫笑:找我有什么事吗
君莫笑:没事我遁了,蓝溪阁的boss还没抢完呢
流云:……
夜雨声烦:靠!叶修你个不要脸的!!放下你手中蓝溪阁的boss,那是我们蓝雨的boss啊啊啊
索克萨尔:前辈……^-^
叶下红:前辈,孙翔撤回的消息……
海无量:孙翔有什么好看的,老叶就别看了你说是吧,打boss,打boss
君莫笑:哦?我看看
一叶之秋:
//海无量:孙翔有什么好看的,老叶就别看了你说是吧,打boss,打boss
——XX年x月x日
我为什么不能看了,怎么了?我还比不上一只boss
君莫笑:是的,比不上boss(冷漠.jpg)
(私聊)
海无量:臭傻子
海无量:我打掩护
海无量:你瞎凑干啥
海无量:想我们都jj吗
一叶之秋:可……
海无量:别BB
海无量:现在请你安静如鸡
海无量:我要想好该怎么跟老叶解释了(现场表演反复死亡.jpg)
(联盟职业选手群)
君莫笑【一叶之秋:看不出来叶修那家伙小时候还挺可爱.截图】【海无量:卧槽,孙翔你个二货 /迎风布阵:快点/毁人不倦:撤回.截图】我想点心大大应该给我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海无量:这个……
君莫笑:居然连莫凡那小子也能给你拉一伙……请你
做出合理的解释
叶下红:前排围观
风景杀:兜售瓜子
一枪穿云:解释 🔫
海无量:都是老魏想的!我冤枉
迎风布阵:??靠,方锐你小子出卖我
君莫笑:两人一起解释?不然今天的训练让沐橙加倍
海无量:嗷,老叶求放过!!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这不是孙翔小朋友吗,看什么呢。让你方哥看看。”方锐看着一边的孙翔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耳根子都红了,一边调侃道,一边就要凑过去看一眼 。
  没想到还没等方锐看到全部,孙翔就一边大叫一边关上手机:“走开!!”
  方锐却是一脸淫荡笑的看着孙翔:“没想到啊没想到。”
  原来方锐看到了孙翔屏幕的一半,而屏幕上则是叶修穿着衬衫,全身都湿了的照片。
  怪不得孙翔这小子耳根都红到底子去了。啧啧啧,人不可貌相啊。
  孙翔看方锐的猥琐笑不禁涨红了脸,“你要干嘛!!”
  魏琛忽然听见孙翔的大吼声,带着八卦跑到了方锐旁边,看了看两人。
  “诶,老魏。想不想看老叶的湿身衬衫play啊……”方锐见魏琛过来,小声的对魏琛说道。
   “那不废话!”魏琛原本失望的过来正想走,却听到了方锐的小声。
   孙翔看着两个人在自己面前聊了起来,红着脸刚想早却被魏琛拉住了。
  ……
  “成交。”孙翔说道。
  “QQ,待会私信你。”方锐笑道,拉着魏琛上出租车。
  真不知道叶修小时候长什么样啊……
  站在原地的孙翔想着。
  方锐则是坐在出租车里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感谢着苏沐橙。
——
  “沐橙啊。”叶修摘下耳机扭头叫道。
  “怎么了?”苏沐橙抬起头来。
  “你是不是把我小时候的照片给孙翔了。”
   “没啊,我只给了内部人员。”
   “那就没错了……去把方锐大大和魏琛叫过来。”
   看这样子就知道方锐和魏琛没啥好果子吃了。
  方锐:孙翔你个**

一个叶吹的独白

 我是个叶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像。我会很积极的向我的哥们安利全职,有时候试图将他们拉入all叶的圈子。
  有人会问:
          “你为什么喜欢叶修?”
          “你为什么要吃叶修是受的文?”
  这两个问题我两年以来并没有想过——但我一定能回答出来:“我爱他。”
这句是在我吹叶的时候必备的一句话,在提醒各位“我爱他”。那么我为什么喜欢叶修?
 “因为他是信仰。”
大家有可能会对我的说辞嗤之以鼻,但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就像是我母亲对“基督耶稣”一样。
我看见说叶修不好的说辞的时候,我很气愤——想打人的那种。
但我不动手,我不会当个“键盘侠”,我会小心。因为我怕这样会被人捏小尾巴,会被有心人当作是“叶修粉丝素质低下”的“证据”。
有时候我会非常耐心的看下去,看完他们所说的“叶修不好”。我不会跳到他们叶黑地下说脏话或者是辨清。
因为我知道,跟他们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更多时候,我不会去举报,而是默默的发帖针对叶黑所说的“叶修不好”提出说辞,去解释。
因为我认为这样才能打疼他们的脸,“有对比才会有伤害”不是么?/笑
现实里认识我的朋友其实都知道我其实很暴力,一言不合就可能打起来。毕竟我的脾气很倔,很爆,一点就着火。
这句话是不是和我的做法有些不符?
但大家要知道,为自己信仰所做出的一切,都不值得令人惊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所以才会有纠纷。前段时间放出了全职电视剧定下来的事情,而这个事件的主角便是叶修和杨洋。
对于有些过激书粉的做法我并不赞同,相反我们需要“静观其变”。然而现在已经有事了/扶额,我希望大家对这件事做个警醒。
还是那句话——
“每个人有自己的立场”
也有书粉恐慌的事情,比如提起叶修大家想到杨洋啊什么的。

杨洋演电视剧本就是为了增加人气,想到杨洋无可避免。但我们可以安利啊,|我这里就收集了老叶资料一本子,卖安利用的。

——

有时候,真羡慕全职书中的粉丝呢,他们的信仰真实存在呢。

——

all叶

因为心疼他承受过的苦楚,才希望大家都爱他啊

——

信仰,

从来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物。

而我,

正好爱上了一个可以称呼信仰的人呢

——

打扰各位看文了抱歉